Kleine schöne

兄弟年上真是让人意乱情迷

拿着我的九块钱去结婚!

德拉科和哈莉是傲慢与偏见

哈利和德菈柯是张无忌和赵敏

所以……

佳儿佳妇

【不是(◍•ᴗ•◍)


想要男朋友耶


没有男朋友,没有喜欢的人,只有作业和考试。好伤心哦


不管我的臆想是不是假的GGAD都是真的(提高音调)

又看了一遍神奇动物1,注意到一个细节。

老格审问纽特的时候问他:阿不思·邓布利多凭什么喜欢你?(然后就是醋海翻腾的执行死刑哈哈哈)

他叫了邓多多的全名。

其实如果是其他人完全会只说邓布利多,这样就足够指代邓多多。只说邓布利多,老格不开心。直说阿不思,他没有立场。

阿不思·邓布利多

凭什么喜欢你

7826.13


烦死了鸭,认真写作业,昨天的错误让它过去吧,今晚不能再熬夜,要十一点半睡觉,不能做别的事情


这是什么神仙cp

虐真的虐

但是太好嗑了

有点渣又桀骜不驯英俊苏苏的老格

单纯温柔善良特别甜的魔法天才阿不思

老格渣渣骗心骗身的

动了真心的野心家


占tag很抱歉,因为是抽奖中的幸运票,不想砸手里,晕车的我也实在不能坐来回两小时车去看电影了。所以想出掉。可分开出。抱歉。

Lame Peacock

Lame Peacock


卡尔顿没想过自己还会醒来。

科学家清楚记得,自己被共生体叛徒和他愚蠢的人类宿主破坏了计划,火箭被损毁的即刻即发生了爆炸。他记得耀眼的光以及难以忍受的剧痛,暴乱发出痛苦的嘶吼,随后是目不能视的黑暗,有低沉的声音叫他的名字。最终他失去意识。

在他以往工作闲暇时间里,他放空自己的时候,也会像其他人类一样思考,如果自己死了,是会去往极乐空间,还是坠入黑暗领域。但一切设想里都并没有眼下的可能——衣衫褴奄奄一息地在东南亚不知名小国的流浪者救助站醒来。在卡尔顿醒来的第一刻,他的确认为自己死后掉入了某个荒诞玩笑里——被刺耳尖叫吵醒,睁开眼睛即看见身边有人争执厮打,而自己躺在脏破病床上,这个由摇摇晃晃的木架子和其上的看不出颜色的被子组成的栖身之所。“暴乱”,他呼唤,却没有声音回答他,如果奇迹发生他还活着,那只有一个神明需要他信奉。“暴乱,是你救了我吗,你在这里吗”他叠声呼唤想要得到以往那个低沉暴戾声音的答复。

并没有回答。

暴乱救了自己因此力竭身陨吗,还是自己的无能和失败让他厌弃而选择了其他宿主?

鼻子很酸,小鹿一样的大眼睛瞬间红了一圈,卡尔顿感到从未有过的痛苦压在他脊背上,让他不堪重负弯下身子埋在自己臂弯里流泪。在他意气风发的时候,他不曾感受过孤独;在共生体接连融合失败,被指控进行违法实验以及遭到最信任的下属兼合作伙伴的背叛的时候,他也不曾觉得孤单,他有着至高无上的理想并一路坚定不移,他并无畏惧。但现在,他失去了他最高最神圣的信仰,他被驱逐放弃,不配再为信徒。这让他感到巨大的孤单,以及失去一切的痛苦失落,尽管往日深植骨血里的教养让卡尔顿没有大声痛哭,但他仍然抑制不住泪珠像扯断的珠链滚落,在瘦的脱形的脸上留下水痕,他哽咽不已,难以停止,虚弱的身体难以承受,像被坏人欺负的孩子委屈到几乎喘不上气。

“卡尔”

卡尔顿猛地抬起头,他感受到凉意在胸前聚集,有一小坨银白色流体缓慢出现在他身体表面——肉眼可见非常虚弱的迷你暴乱。卡尔顿本能地捂住嘴发出无声的尖叫,他不敢相信。随机豆大泪珠又滚落下来,打湿了暴乱。暴乱慢慢伸出舌头舔去了淹没自己的泪水,银白色无机质眼睛十分拟人地眯起,“我不喜欢这个味道,停下你流出盐水的行为,我需要能量,但我暂时没有能力吞噬你的同类,我的仆人,发挥你的头脑。只有我恢复了往日的强大才能完全治愈你。”

“是”卡尔顿破涕为笑,毫无血色的脸还挂着泪痕,却因为兴奋而显出红晕,略显憔悴的眼睛也有了往昔神采。

“我会为您奉上所有您想要的。”

那种不可一世的睥睨与天真的虔诚交织,又一次浮现在他面孔。即使伤痕累累,这一刻,他仍美的像一座玉石雕像。


TBC

(就是应该还有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哪一天会有)

(我本来想写的内容还没写到)


小老弟,你有点眼熟

又出现了!

这熟悉的感觉!

大眼萌和优雅是反派的标配!

loki代表反派联盟欢迎carlton加入!!